·北京 ·上海 ·广东 ·广西 ·安徽 ·福建 ·甘肃 ·天津 ·重庆 ·贵州 ·海南 ·河北 ·河南 ·黑龙江 ·湖北 ·湖南 ·吉林
·江苏 ·江西 ·辽宁 ·宁夏 ·青海 ·山东 ·山西 ·陕西 ·四川 ·新疆 ·西藏 ·云南 ·浙江 ·内蒙古 ·香港 ·澳门 ·台湾
   
沙氏家族
   
搜索范围:
 【注册】 【登录【忘记密码
  栏目导航: 网站首页 > 宗支世系 > 沙姓各地始祖研究
 
宁波沙氏亦为吾沙宗支
 发布时间: 2009-6-16 12:58:25 来源: 沙氏家族   编辑:如皋沙春健 点击数:3785
 
 

宁波沙氏亦为吾沙宗支

如果姓氏研究可以称为一门学问,那么,作为姓氏之一的汉族沙氏,在江南八百余年的发展历史,实可成为一支专学。其家族历史之复杂、其家传武学之奇伟瑰丽、其氏族子孙之璀璨,实是研究中华氏族文明的最可宝贵的典型材料。江阴沙氏、如皋沙氏、宁波沙氏、安顺沙氏则是这个典型中的典型。一祖一宗之后裔,虽散居各地,但都创造了极其兴盛的家族、优秀人物辈出,皎如明月、灿如群星,宋元明三代之强盛,亘古以来,少有他氏可比。因此,某虽不才,暂名其为“沙学”,或可称恰。

05年起,我就一直研究,江南汉族沙氏的家族史,到而今,已近结笔之时。作为如皋沙氏后人,除江阴、崇明外,我最先确定下的我氏宗支就是宁波沙氏。然而,悬疑最大也是宁波沙氏。

我和松涛曾经不止一次的讨论过,宁波沙氏应是一个研究重点,发誓要实地走访。原因就是,宁波的新修家谱和方志所载的老谱信息不符,而沙孟海的有关此沙四川回族的考证,在我的考证下,似乎也和沙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这更坚定了其为我宗支的信念。然而,06年我到宁波,并未抽出时间走访沙村。几次去电找村长沙定国咨询,得到的信息也仅是定国公一说。致使我在宁波沙氏的问题上,始终持大胆和谨慎两种极端的态度。在大排行表的上以及后来的诸多文章里,我都将宁波列为第一,就是我之信心的体现。我坚信沙孟海先生的考证,找到了端倪,但结论错误。可惜我晚生二三十年,不能就此事和他辩论了。但是,我又秉持小心的做法,主要是疑问难解,为防唐突,我只是将我的一些观点,自我笔记记录,松涛看过一点,其他的人,则知此者甚少。

前天,我偶尔上网,见到了宁波沙氏后人沙家天,他就是宁波塘溪沙村人。我和他的聊天很简短,一共不超过二十句话,但是,从这看似简短的几句对话中,我确确实实解开了千古之谜。

我首先介绍了我对宁波沙氏的关注,告诉他,有个西管沙家。他不知道,答应查,并说自己是塘溪沙村。我说我不明白宁波地理,但是,我知道塘溪沙村和西管沙家是一家。他接着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七个字,“我的祖上是逃兵”,我尚未及发问,他又打出“将军”二字,我一下子懵了,以为这是另外的一沙姓,忙忙的追问这是什么时间的人,他说不知道,我要求他详细,他说村里有老人知道,自己不详。我刹那间回想起三年来的研究,立刻说道“我明白了”,他说要去吃饭,留下了自己的号码,并要我留,我打出“我很高兴”,并留了号码,他说有机会给我打电话,聊天到此为止。

我真的很高兴,因为我明白了,在此,我决定将结论公布出来,虽然,我要求家天所去做的三件事,还并不曾有结果,但是,这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了。我的结论如下:

1、《鄞县通志》所采据的是《咸祥镇西管沙氏家谱》。根据通志记述,此西管沙家和沙村是一脉嫡系。而证据就是,此谱所载的沙用明和沙村新修家谱中的沙用明是同一人。

2、西管沙氏家谱所记载的历史信息,正确无疑。确实是(南)宋时,世坚公之孙沙承霸由吴迁鄞,且是从蜀中来。而定国公沙丙说则是乱弹。

3、宁波始祖沙承霸和沙全是兄弟。因为“泸州事件”,沙全降元,才使得沙承霸逃离四川,为防干系,又由吴迁鄞,此实宁波沙氏之肇始。

4、沙孟海的回族说,是窥破了一点家族秘史,但是,并未完全,虽然错误,但反正了宁波沙氏和松江沙氏的关系。

这个四个结论一经得出,实际上解开了我们研究至今的众多谜团,虽然我还没有看到宁波沙氏的清代老谱,但是,他已经无妨于这些结论的可靠性,因为,我的论据是采自方志和家族传说,这再一次证实了,家族传说在家族研究上的重要性。假如,这本老谱还存在的话,则不过再添一个铁证罢了。为了使大家能看清此事,我将我的此前的原文及按语,全篇登出,一字不改。在后面再逐一解说。原文如下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宁波沙氏亦为吾沙宗支

    余最早关注宁波沙氏,由沙孟海先生起。在寻集先公沙世坚文史事迹的过程中,余一直在思考,公厝家室于何地。自思公也当世闻人,有功社稷,厝家亦当依近宫阙,故首思之杭城,寻也无因无果,仅得浙东鄞县存一沙氏。一查,而知沙大先生也有考。

   《鄞县党建》的一篇文章中说,“沙村村民九成以上都姓沙,据传是宋朝名将沙丙的后代。据《沙氏家谱》和历代传说,沙氏祖籍在四川,本是回族人(据沙孟海考证),后由蜀迁入吴,至宁波定居。沙家世祖沙丙是南宋高宗皇帝赵构身边的将军。据史料记载,南宋建炎三年(公元1129年),金兀术率领大军长驱南下,当时还是小康王的赵构带着李、沙丙、田思忠等7人逃出金陵城,金兀术一路派兵追杀至明州(宁波)。经过几次战斗,赵构贴身护卫越来越少,遂令沙丙断后,阻金兵于姚江渡口。当时沙丙所带兵丁只有几千人,而金兀术兵马有数万。沙丙就动员村民拿出晒衣服的竹竿,两头挂上灯笼,叫兵丁和百姓挑着在渡口边上来回走动,排成十里长蛇阵。是夜,金兀术大军赶到姚江慈城渡口,望见对面渡口人来人往,似有大军埋伏,就休整了一个晚上。等到天亮时,金兀术才发现上了当。由于兵力悬殊,沙丙战败,被金兀术斩首。后赵构建立南宋政权,为表彰沙丙救驾之功,特封为定国公,并赐给金头一个。沙丙的墓在鄞州五乡汇纤桥。沙丙的子孙最初为尽孝守墓,也定居在五乡,到第四代孙沙用明时才迁到塘溪。沙村的沙存芳老人称年轻时还见过此墓,墓气势宏大,有许多石雕,墓碑上有副对联:“头戴朱顶银江,脚踏康王山头”。此墓在“大跃进”年代被拆毁。

    这就是说,鄞之沙本回族,迁来于蜀,本宋名将沙丙之后,丙追随高宗移钱塘,遂居于是。余当即起疑焉,试想,丙仅于《说岳》得见,乃一宦也,如何成为名将,且又如何存后。又既为名将,其事迹又如何于史无只言片语提及,是说之不可信,也昭然明焉。且宋时尚未存回汉分别,如何有边回到得心腹鄞州。又思,大先生辈以“文”行名,余父行也以“文”,且两地数世相差不多,遂在假定家族存有统一辈字的情况下,余胡推两支或可一宗。余电询塘溪沙定国,提出疑问,他多不能回答,仅一口咬定,他们的祖先封过定国公,余自思,先公沙世坚本一郡守,封国公事恐有差难,遂放弃。

    然终不能释怀,不久,余在横溪镇的网络介绍里,读到如下文字:

   芝山村位于梅岭的东南端,海拔最低,出村向东南,便是梅溪的积扇平原,分别与塘溪镇的东山村和新地头交界,与塘溪镇的童村、沙村的距离最近;通鄞县重镇大嵩及象山,道路平坦。梅溪流过村前,西面逆溪而上便是下三坑;南对南山上的菖蒲池和陈婆岙;北向俞山村、金山村。就地理位置而言,尤其在军事意义上说,芝山村在梅岭诸村中最具优越条件。因而,1943年曾为鄞县国民临时政府驻地,直至1945年八月日本投降。其时,县政府的各科室机关、报社均迁入芝山村。村民二人为报社按时到指定地点分发报纸。芝山村民除提供住房外,还要协理乡、区长会议的迎送、吃住等杂务。1949年下半年,中国人民解放军鄞县大队曾到芝山驻扎,围剿在梅岭山区作负隅顽抗的国民党武装残部。

  芝山始祖多以制纸为业,故曾名纸山,即造纸之山村。但传到后来,可能到清朝末年变为优雅的“芝山”。芝山始祖最早为沙氏,次为徐氏,再晚为陈氏。

  沙氏  

    据《鄞县百家姓》(宁波市鄞州区统计局编,2002)介绍:“宋时,兵部尚书右仆射沙承霸由吴迁塘溪沙家,其四世孙沙用明迁梅溪”。约公元1100年,宋柱国副将军忠烈公沙世坚之四世孙沙用明迁居芝山;今村庄西侧山坡留有沙氏居住的遗迹,村中有沙氏香火堂两处。最后两位沙氏后裔沙阿宽、阿庆兄弟于1960年卖掉房屋去了上海,但未能在上海查到他们的下落。

    余如获至宝也!

余电询宁波市鄞州区统计局,询问何所依据,答曰:依据1996年版《新编鄞县志》,宁波、四明自宋以来,方志从未缺失,其所采信据一定翔实可靠。2008年5月1日按:新编鄞县志采自民国鄞县通志,作文时,不知也。

宁波沙氏亦我宗支,明矣!可惜,沙孟海先生未能得知也!

按:上面沙氏行文,引号里当是系谱原文,约语乃解释也,故似乎世坚公字承霸,兵部尚书右仆射似封赠,但也有可能是公之子孙名,其事实如何,有志者去查原本。此查的重要性,还在于有可能明确公的安葬地。2009年5月15日按:以上部分成文于2006年。

    200851日注:今已查《民国鄞县通志》《舆地志四.氏族》三九三页,宋代,宁波始祖:宋兵部尚书右仆射沙承霸,字仲昌,由吴迁鄞,(承霸)为宋柱国副将军忠烈公沙世坚字节甫之三世孙。地址:九区沙林乡沙家。清代,沙尹靖,清初自沙林乡来九区咸祥镇西管沙家。族望:【元】沙权,字汝度,号梅涧,元处士,讲学梅峰书院,学者称梅涧先生,即其后。其志备考里有案注:忠烈公自蜀迁吴,至承霸始由吴迁鄞,至四世孙用明始迁梅溪。

    这表明,宁波的记载也是混乱不可解,何哉。首先,最大的疑点是,沙世坚未曾入蜀,何来由蜀迁吴。其次,这条案语一加,沙用明到底是沙世坚的四世孙,还是沙承霸的四世孙,在解读上出现混乱。按照案语,用明应为沙世坚的四世孙。可是,当地的传说,他们当初是来守墓的,守谁的墓耶,沙世坚的墓,可是,沙世坚在任上未发生战事,和金头太守的事显然不合拍。综合上面的各种叙述,有一个结论,我们可以肯定,那就是,沙用明为墓里人的四世孙,似乎可以肯定,为沙世坚的四世孙,则不好肯定。按照,这条记录的叙说,再看沙孟海的考证,可以肯定一点,沙孟海看过类似的资料。但是,他为什么不推这么明确的沙世坚为始祖,反而,提出一个不知来历的沙丙来,非常值得怀疑,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问题,显然值得我们深思。我们还有一条先要固定,那就是,沙承霸为宁波始祖,他是沙世坚的三世孙。如果,沙用明是沙世坚的四世孙,那么,他应该是沙承霸的儿子。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,他搬家何其频也。从五乡、芝山、塘溪三易居处,显然不太合情理。因此,我认为,沙用明为沙承霸的四世孙,可能是事实。但是,沙承霸既来守墓,且传说金头太守事,依然混沌。

    根据我对沙世坚以及沙全一系的研究,我怀疑,乃是由湖北而来也,也许,二世发生了什么事,才导致东迁也,其事待查。

按:此事最大的可疑之处是:沙孟海先生在四十来岁的时候,已经很有名,得陈布雷推荐,帮助续修蒋介石的家谱,蒋总统是四明慈溪人,和鄞县一山之隔,旧时一直属宁波府管辖,因此,要修好蒋氏家谱,寻觅蒋氏先人事迹,宁波一地的各种地方文献,他们是必须翻阅,特别是宁波各志。作为文史大家的沙先生,没看过本县通志,是实难不可想象的。那么,他为什么又要编出一个沙丙来,就非常值得我们思考。我估计,他是看到了这段记录,而且也考证出可能和沙全有某种联系,即回族说,只是,他没能搞清楚,回族说和沙全之间的关系,(他最有可能找到的是沙全的后人),所以,才留下不可解释之谜。我想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到此地实地走访,才能解开谜底。

以上是我以前的全文,其实,随着考证的深入,还有证据表明,在元初乃至宋末宁波就有了沙氏。元代大学问家清容居士袁桷的出生地名沙家山,就是一例。这个证据又动摇了宁波和沙全之间的关系,因为,刚到江南的沙全是不会有子孙到得宁波,并开山为沙家的。因此,袁桷的出身地,定在此前。也就是说,宁波沙家比松江沙家早,如果早,那么两者的联系就会削弱。可是,沙孟海的此沙回族说,又是从何而来的呢?我在《元代江南沙氏本末考》一文里已经,提出我沙出自沙全,沙全在四川的一些细节已经明晰,为何,此沙又说是蜀中来的呢?既无联系,又如何这么重叠呢?更要命的是《正德松江府志》所存松江沙氏人名,证实沙全不是兄弟一人。特别是老谱均记载,始祖是沙世坚,所有的证据又都似乎在指正两者之间有联系。更值得考问的是,沙承霸是一位当了逃兵的将军,这符合我在《沙家武学初探》里提出的结论,沙家是武将世家,沙氏子孙多从军,可是,沙承霸贵为兵部尚书,为什么要当逃兵呢?世坚公未曾入蜀,可是西管家谱为何记述,世坚公自蜀中来呢?既然,记述蜀中来,可是《鄞县通志》又为何不采此说,而仅仅在案注里备考呢?显然,“蜀中来”的解释出现了混乱,因此,为了严谨,只能用案注来表明此说的存疑了。

凡此种种,一并考虑。特别是在我已将世坚公完全身世研究明确了的今天,答案已经是很显然的。

1、宁波沙氏系出忠烈公沙世坚,沙世坚是江南沙氏始祖,而非宁波始祖,宁波始祖是沙承霸。宁波始祖沙承霸由蜀中来,由吴迁鄞。本来并不矛盾。我估计,后人知有其事,但搞不清是发生在哪位始祖的身上了,因此,存有两说。我认为,西管老谱的主要记述并无大错,错的是世坚公自蜀中来的另一说。

我认为:世坚公当时安家在苏州,其孙沙承霸也是继承了家传武艺而投身军界,由于沙家枪法,冠绝诸军,因此,在军中也属佼佼,军阶不低,虽然未必就真是兵部尚书右仆射,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。由于某种原因,沙承霸由四川回到苏吴,并把家迁到了鄞县。且由吴迁鄞,和苏北沙氏出在苏州阊门的说法,显然,也是一致的。

2、军阶已经很高的沙将军,为何成了后辈人口中的“逃兵”?其点睛之处,就在这一个“逃”字。

《鄞县通志》据《西管沙氏家谱》记载,迁鄞始祖沙承霸是宋柱国副将军忠烈公沙世坚之孙。据《江阴沙氏宗谱》,泰定甲子进士沙德润为世坚公之五世孙,又据《正德松江府志》,沙德润系出万户府,是元松江首任达鲁花赤沙全之孙,故沙全也是沙世坚之孙。沙全和沙承霸两人平辈,是否是兄弟,不好肯定,但是,终是一家子孙,则是无疑的。且鄞县沙氏家谱里或有少许记载,牵涉到沙全,是以,沙孟海先生才会照比《元史.沙全传》,提出所谓的沙氏回族说。

以以《沙全传》而引申开来的《元代江南沙氏本末考》为底本,沙全的年龄要远小于沙承霸。所以,沙承霸在宋,沙全在元。

沙承霸和沙全两兄弟,都是携家传武艺而投身军界,武艺超群是可以想象的。并且在同一时间任职于四川军中,原因就是钓鱼山争夺战,四川成了当时宋元双方战斗的最前沿。蒙古为了从南宋的背后插上一刀,放弃了南宋经营百年的湖北、安徽、江苏北部的沿淮正面防线,改从四川进攻。这一思路,以四川归降和云南内附而得到集中体现。我想,作为优秀的将军,两人应是在这种情况下入川的。

沙承霸和沙全同处四川军中,但是,二人的结果却是大不相同。中统二年,沙全随刘整以泸州十五郡投降蒙古;而沙承霸变成“逃兵”,自蜀中来,由吴迁鄞,成了宁波沙氏始祖。

我断定,沙承霸所谓的“自蜀中来”和所谓的“逃兵”一说,实则揭示沙承霸深受“泸州事件”的牵连。作为沙全长兄的沙承霸眼看着,刘整沙全一行投向北方,随即整个四川防线几乎全陷蒙古之手。作为一员将领的沙承霸,不管军阶有多高,军事失败的责任需要追究,而本身兄弟投降的责任更要追究,不管其人其时身在四川何处,株连的可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。我想,沙承霸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逃离四川,回到苏吴,将一家老小搬去宁波,而开创宁波沙氏一族的。一个“逃”字,恰如其分的点出了,沙承霸之迁鄞,实则含有避祸的成分。

因此,沙承霸迁鄞实在中统二年,公元1261年,此时距离南宋灭亡尚有十五年。1275年,蒙元大军入杭州,而沙全领军到松江,再一次回到江南,由此,江南沙氏的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。至元二十二年,沙全“因代宁玉戍吴江”而致罪,提出系出哈剌鲁的说辞,避过一祸,至此,江南沙氏历史走向复杂。而此时,我想沙全,也找到了沙承霸的家族。因为,其所代之宁玉,就是到宁波去任职的。不管事实到底如何,总之,沙全有了族人,否则,沙景远就不是沙德润的什么族弟了。

3、宁波沙氏初景。沙承霸以将军之身由蜀归吴,又由吴迁鄞,因是官身,出于避祸的需要,故隐迹乡间是首选,是以,沙氏初居五乡。因毕竟是官身,海边一带地多物丰,故有能力置有地产,故东钱湖之沙家山,一定是当初的地产之一,因此,袁桷的出身地才可称为沙家山。如无沙承霸的宋末迁鄞,呵呵,连袁桷的出身也要改改的。

五乡之说源于守墓,地名汇纤桥。然塘溪沙村是宁波本宗故地,其余,都是由此外迁的。

综上所述,宁波和松江是一家,是江南沙氏最初的两个分支,宁波虽然早了十多年的时间,但是,松江之改,却又使得,松江支系如黄河缺口,奔流而及四方矣。近在长三角,遍及徐淮、山河、关中,更远及云贵川,天下沙氏,我氏占有多半也。

通过以上解读,和家族史重建,可见《本末考》之立论正确,我汉姓,于今于后再无疑矣。所谓的回族说,不过是历史的偶然,以我为典型,史志可纠之处多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如皋分谱十九世孙沙春建作于2009615

返回首页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条: 莱阳沙氏探微
下一条: 青州回族沙氏谱牒考析
 

交流QQ群:、沙氏家族 超级群1(57972370)、超级群2(28964433 )、

高级群(57481579)、(17306727 ) 
管理员邮箱:shst0539@163.com     asha01769@sina.com.cn
电   话:13874819871沙松涛 13942710878沙春建  
管理员:沙松涛

 Copyright © 2008 ssjzw.com.cn  All Rights Reserved  湘ICP备08031569号

power by www.webhn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