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北京 ·上海 ·广东 ·广西 ·安徽 ·福建 ·甘肃 ·天津 ·重庆 ·贵州 ·海南 ·河北 ·河南 ·黑龙江 ·湖北 ·湖南 ·吉林
·江苏 ·江西 ·辽宁 ·宁夏 ·青海 ·山东 ·山西 ·陕西 ·四川 ·新疆 ·西藏 ·云南 ·浙江 ·内蒙古 ·香港 ·澳门 ·台湾
   
沙氏家族
   
搜索范围:
 【注册】 【登录【忘记密码
  栏目导航: 网站首页 > 宗支世系 > 始祖沙全研究
 
由松江普照寺的重建,看我祖沙全的宗教信仰
 发布时间: 2009-8-17 9:04:18 来源: 沙氏家族   编辑:沙春建 点击数:1923
 

天下沙姓多回族,是一个历史和现实的结论。若论讲历史,那么,《元史》之《沙全传》则往往成为可以确证的论据,仿佛这真是沙姓的开始。若论谈现实,那么,天南海北山河关中之沙姓,仿佛没有多少未沾回字的。

然而,何以沙姓回族如此之多耶?唐宋以来的汉姓沙氏,本非无能,何故于千百人中不能出类其一,而遂至灭绝耶?历史的命运真的就这么的薄情吗?

我的答案是,非也。

虽然,在你我当中,会有人挺声说道,我就是汉人。然而,以我之查访,非也。此乃是忘记前身之回而随形大众所致。这一点尤以系出江南的、吾祖沙全的子孙为典型。

然而,我们是真正的回族吗?我们这些已经返汉的和那些依然信奉伊斯兰的,果真是一家吗?

答案显然是既否定前者,而又肯定后者的。至少山河关中绝大多数回族沙姓,应是和江南系同一出。而江南无论过去是回是汉,则皆沙全之子孙也。而沙全则绝非什么哈剌鲁人,实宋名将沙世坚之孙也。我虽多次作文辨析,其所谓的“请复旧名”,实有不得已的隐情,但是经此一改,我沙氏变为回族,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但是,此一事,历史的客观不容有明确的文本加以记载,所以,对于此事的历史考证,虽可以拨云见日,但可能因为自身信仰和民族出发点的不同,而产生不得不信又不甘心相信的心理。对此,我也理解,毕竟民族宗教的情愫是复杂的、深入骨髓的。难以割舍,是值得尊重的。然而,今日本文的探讨,确也是从宗教来出发,最终再看我祖的民族出身。

去年5月,在查阅《正德松江府志》的时候,就看到了《千僧堂记》,大略的知道,我祖沙全在到松江之后,曾有参与佛寺修造的举动,因此,更坚定了我关于其民族出身为汉族的信心。由于时间匆忙,我并未来得及将原文加以点校,一直延至今日。

今查《府志》之文,原是宋湖州进士牟巘所作。牟巘生于1227年,卒于1311年,本四川井研人,十二岁随父徙居湖州,遂为湖州人。宋时登进士第,官至大理少卿,入元不仕,隐居达三十六年。至大四年卒,年八十五。若论牟巘的生年,与我祖沙全大致差不多,按我的考证是长我祖三岁。故其与我祖是同时代的人,而又较我祖长寿,所以,其对我祖的记述,应是可信的。

受此启发,遂查得其所著《陵阳集》,而其载我祖之文非独《千僧堂记》一篇,还有一篇《松江普照寺释迦殿记》。且《千僧堂记》全名《普照千僧海会堂记》,节文如下:

三代盛时,礼乐制度、学校伦教,修设明备,外物莫干其藩;厥后寑衰以微。东汉明帝时,竺法兰、摩腾首负《四十二章经》至白马寺,符丈六金身之梦,上所崇信,趋者澜倒。诸人先生图持空言以抗,曾莫之止。日蔓月滋,唐会昌五年以前,不啻二十七万余僧;宋天禧以后,不啻三十九万,何其盛也!一盛一衰,相与消长,势使之然。昔伊川程子尝游觉海、惠林精舍,见众衲方食,忽叹曰:“三代威仪,尽在是矣。彼其拜则膜拜,衣则條衣,非可比而同之三代。”程子之言顾若是,何欤?礼失必求之野,或者观其会得其意欤?方其于于而来,脱斐履而升,临席而坐,不语而食,蔬食菜羹,必祭如、必斋如,雍容可观,古意犹有存焉者。故程子有慨于衷,不觉喟然而叹欤?礼仪三百,威仪三千,其目繁多要,不必尽同,亦取其意之存乎古者而已。它可类推。特未知佛氏所谓三千威仪、八百细行,同乎?否乎?维松江普照寺有千僧堂,自唐乾元、宋淳祐丙戌由回禄之厄,无复旧观。崇教六师祖祥之所建、潼川北涧之所建者,又悉为瓦砾之场。至元丙子,万户沙侯来镇是邑,与慧悟兴教大师某相为倡率,首创钟楼、库堂、西庑,而千僧堂未遑暇也。又四年乙卯,里人赵架阁施所居堂为之,因陋就简,意未称。临化之际,专以此事嘱其后人。于是,徒弟通辨大师,其铢积寸累,且募檀施。大德癸卯,于旧址重建其堂。...(下略)。

此《陵阳集》卷十也。此文写于大德七年癸卯,即公元1303年。其时,我祖已逝。且距离我祖修庙之时,已近三十年,因我祖官终万户,故其不以我祖修庙之时的官职名之,而以我祖卒官之职名之也。是谓“万户沙侯”。

而《陵阳集》卷十一《松江普照寺释迦殿记》还记载:...咸淳甲戌(1274年),佛惠思与武翼(姓钱,首议修造)旧,念不可废前人功,亟劝率捐施以助,殿始成。众请行起典,殿毕、涂既而营像设。于是,慧辨、颐慧、悟秀以白镇守沙侯,欣然致从吏,且厚施之。超益倾资化缘,不惮劳费,久之而就。万瓦鸳浮,重檐翼跂..,加以藻绘,金碧交辉。...是役也,再见丁未,甲子复周。...

此文作于大德十一年丁未,于是,我们可知松江普照寺从被毁到重新彻底建成,共历时六十年。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复建,是1274年建造正殿——释迦殿,其时正值蒙元大军南下灭宋,第二年(1275),大殿建成了,但是,南宋政权已经退守海隅,江浙已为大元所有,故几个和尚来见我祖,因军务繁重不容分身,我祖遂派出身边的随员参加了大殿的落成仪式,并施舍了大量的钱财物资。等到第二年(1276),战事稍息,于是我祖倡议修庙,建了大殿以外的钟楼、库堂和西庑,但是,未能来得及建千僧堂。盖盐民此时造反也。其后一系列的变故开始了,因此,一直到大德七年(1303)才建成千僧堂。而在这一系列的修建过程中,正殿——释迦殿一直处于完善之中,直到大德十一丁未(1307年)才彻底完工。

由此,我们可知,我祖沙全是普照寺重建的主要参与者。且由“相为倡率”一语,可窥我祖和兴教大师的关系比较密切。

显然,我祖沙全的宗教信仰不同于当时的西域人的,是信佛的。

设若以至元二十二年“复名”以后身份来看待此事,那么,此次重建就有点不可思议了。——一个色目人,怎会热心异教徒的坛庙呢?须知至元二十二年之后,我江南后裔之松江沙氏一切就几乎完全变成色目人了——至少在官府方面和信仰方面的表现是这样,只是私下未舍祖宗旧氏而已。

那么,自中统二年至至元十三年,其间已经经历了十六个年头。他为何没有按照自己的所谓的哈剌鲁出身而信奉伊斯兰呢?

要知道,假若,我祖真是哈剌鲁人,他也正如后来所讲的没有忘记其旧有的出身和姓名,那么,他在襄阳那个以西域军人为主军队里,有十五年的充裕时间而没有回归自己的本民族信仰,这难道不是实可奇怪、不可言喻吗?

且在再入江南十年后,即至元二十二年,在卢世荣事发之后,在自身的吴江万户任命出现问题之后,我祖才提出“复名”,并被召见“得请”,读者,你不感到蹊跷吗?抛开我们手中隐而不言谱书不讲,单是就此点而论,其自说之“哈剌鲁的族出”还能成立吗?

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

至今天为止,我查得的元人所著(包括《元史》,因成书于洪武初年,故列入元人著作,意指底本为元人所作也。)涉及我祖的全部文章仅四篇。这四篇或是直接的本传、或是间接的兼记,但是,四篇竟然全都隐含有和我祖民族出身相矛盾的信息,难道这还不说明问题吗?

我想出现这些矛盾,正是恰如其分的说明,我祖不得已而提出的复名,实与其真实的汉人身份不符,因此才会出现有违常理的记忆和让人无法理解的宗教信仰,这就是问题的根本症结之所在。

闲话不叙,但愿此录一出,那些研究宗教的,不要参错标本,说某某色目人华化得真快,一入元就改信佛教了!须知,其根底里外都是汉人一个,其行事作为无论从哪里看,他都是一点儿色目人的影子都没有的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沙春建写就于2009.8.16

返回首页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条: 元史传记沙全
下一条: 略考讳先祖沙全之民族身份
 

交流QQ群:、沙氏家族 超级群1(57972370)、超级群2(28964433 )、

高级群(57481579)、(17306727 ) 
管理员邮箱:shst0539@163.com     asha01769@sina.com.cn
电   话:13874819871沙松涛 13942710878沙春建  
管理员:沙松涛

 Copyright © 2008 ssjzw.com.cn  All Rights Reserved  湘ICP备08031569号

power by www.webhn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