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北京 ·上海 ·广东 ·广西 ·安徽 ·福建 ·甘肃 ·天津 ·重庆 ·贵州 ·海南 ·河北 ·河南 ·黑龙江 ·湖北 ·湖南 ·吉林
·江苏 ·江西 ·辽宁 ·宁夏 ·青海 ·山东 ·山西 ·陕西 ·四川 ·新疆 ·西藏 ·云南 ·浙江 ·内蒙古 ·香港 ·澳门 ·台湾
   
沙氏家族
   
搜索范围:
 【注册】 【登录【忘记密码
  栏目导航: 网站首页 > 沙氏源流 > 汉族沙姓
 
汉族沙姓研究
 发布时间: 2008-8-7 22:35:27 来源: 沙氏家族   编辑:ssjzw 点击数:4329
 
(  汉族沙姓研究  沙春建)

沙姓的历史遥远、构成很复杂,有回汉之分。要做好汉族沙姓研究,特别是如皋沙氏研究,必须围绕汉族沙姓主要人物沙世坚而进行。理由有三,一、其人见于正史,存于方志、笔记;二、出生于汉沙故地:河北涉县(张白、元炳二先生的看法,不是确说);三、是沙姓历史上承前起后性质的人物,也江南沙姓的开基始祖,苏锡常南通镇江宁波等地沙姓均其后,虽然,记载不多,但都可以互为印证。

姓氏由来 :以国为氏。

得姓始祖   宋微子。名启,子姓,商末西周初人,商纣王庶兄。受封于微(今山东梁山西北)。他看到商之国势衰微,民心动乱,曾多次冒颜强谏,因纣王不悔误,遂愤而出走。周灭商时,他投向军前乞降,后以殷嗣受封,为宋国之始祖。根据《潜夫论》所载,其后有于春秋时食采于沙邑者,遂以邑命氏,称沙姓,并尊微子为其始祖。

沙邑故城到底在何处,由于考证的原因出现了混乱。基本有三种说法:1、在今河南宁陵西北之沙随亭。2、即元城之沙亭,故城在今河北大名东南,春秋时名琐(沙),3、沙张白、沙元炳先生的看法:河北涉县。

随着研究的深入,我认为沙出宁陵之沙随,而元城之沙亭是乃我先人食采之地,沙国涉县说为非。

地      望 :汝南、东莞

堂      号 :汝南堂

宗 族门 联 :汝南世泽,蓟北家声

基本脉络 :沙 国 ---平度----汝南---江浙

历史 名人 : 公沙穆--- 公沙孚 ---沙广 ---沙世坚

名人节录 :

春秋名人

沙俊其 :典出“庆功栽杨”。 西周人,号称常胜将军,其人典出何处,未能查清。

汉晋名人

公沙穆:今平度城北15里有公沙村。村南山上旧有公沙穆之墓,至今尚有遗迹可寻。

公沙穆字文乂,北海胶东人也。家贫贱,自为兒童不好戏弄,长习《韩诗》、《公羊春秋》,尤锐思《河》、《洛》推步之术。居建成山中,依林阻为室,独宿无侣。时,暴风震雷,有声于外,呼穆者三,穆不与语。有顷,呼者自牖而入,音状甚怪,穆诵经自若,终亦无它妖异,时人奇之。后遂隐居东莱山,学者自远而至。

有富人王仲,致产千金。谓穆曰: “ 方今之世,以货自通,吾奉百万与子为资,何如? ” 对曰: “ 来意厚矣。夫富贵在天,得之有命。以货求位,吾不忍也。 ”  

后举孝廉,以高第为主事,迁缯相。时缯侯刘敞,东海恭王之后也,所为多不法,废嫡立庶,傲很放恣。穆到官,谒曰: “ 臣始除之日,京师咸谓臣曰 ‘ 缯有恶侯 ’ ,以吊小相。明侯何因得此丑声之甚也?幸承先人之支体,传茅土之重,不战战兢兢,而违越法度,故朝廷使臣为辅。愿改往修来,自求多福。 ” 乃上没敞所侵官民田地,废其庶子,还立嫡嗣。其苍头兒客犯法,皆收考之。因苦辞谏敞,敞涕泣为谢,多从其所规。

迁弘农令。县界有螟虫食稼,百姓惶惧。穆乃设坛谢曰: “ 百姓有过,罪穆之由,请以身祷。 ” 于是暴雨,不终日,既霁而螟虫自销,百姓称曰神明,永寿元年(桓帝公元155年),霖雨大水,三辅以东莫不湮没。穆明晓占候,乃豫告令百姓徙居高地,故弘农人独得免害。

迁辽东属国都尉,善得吏人欢心。年六十六,卒官。六子皆知名。

谢承曰 “ 穆子孚,字允慈。亦为善士,举孝廉,尚书侍郎,召陵令,上谷太守 ” 也。

谢承曰 “ 穆尝养劕,劕有病,使人卖之于 市 。语之 ‘ 如售,当告买者言病,贱取其直;不可言无病,欺人取贵价 ’ 也。卖劕者到 市劕 即售,亦不言病,其直过价。穆怪之,问其故。赍半直追以还买劕人。告语 ‘ 劕实病,欲贱卖,不图卖者人相欺,乃取贵直。 ’ 买者言卖买私约,亦复辞钱不取。穆终不受钱而去 ” 也。 ( 劕 同彘)

陶渊明录卷十载 : 公沙绍 ,字子起。 绍 弟 孚 ,字允慈。 孚 弟 恪 ,字允让。 恪 弟 逵 ,字义则。 逵 弟 樊 ,字义起。右北海公沙穆之五子,并有令名。京师号曰: “ 公沙五龙,天下无双。 ” 穆亦名士也。见魏明帝《甄表状》及《后汉书》。

「杵臼之交」 出自《后汉书.吴佑传》。

原文 :「时公沙穆来游太学,无资粮,乃变服客佣,为佑赁舂。佑与语大惊,遂共定交於杵臼之间。」

「杵臼之交」意思是交友不嫌贫贱。

原文讲述,公沙穆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读书,总认为自己所学有限,想进入京城太学继续深造。但因家中穷困,没有那麼多钱作为他入太学学习的费用。於是,到一位叫吴佑的富户家做舂米工人。吴佑曾任齐相、长史等官职。有一天,公沙穆正在舂米,吴佑来到他的身边,吴佑见公沙穆举止斯文有礼,根本不像做粗工的人,便和他攀谈起来。言谈中,吴佑发现公沙穆学识渊博,很有见解。吴佑不顾彼此贫富悬殊,便和他在杵臼前成为朋友。 

在封建社会,贫富县殊,等级森严。一个富豪能够屈尊降贵与一个穷苦读书人交朋友,是件难得之事,因此被传为一段佳话。 

公沙氏自公沙穆开始,逐渐兴盛起来,不但他的五个儿子都并有令名,号称 “ 公沙五龙 ” ,名动京师。而且由于他们的才学和德望,引来天下贤才集于一门,所谓 “ 北海公沙,门人成市 ” 是也。由此,成为当地的名门望族,这一点从《三国志.王修传》中也可以得到间接的印证记载了公沙氏为当时胶东大宗。

《三国志.王修传》 : “ 王修字叔治,北海营陵人也。年七岁丧母。母以社日亡,来岁邻里社,修感念母,哀甚。邻里闻之,为之罢社。年二十,游学南阳,止张奉舍。奉举家得疾病,无相视者,修亲隐恤之,病愈乃去。初平中,北海孔融召以为以为主簿,守高密令。高密孙氏素豪侠,人客数犯法。民有相劫者,贼入孙氏,吏不能执。修将吏民围之,孙氏拒守,吏民畏惮不敢近。修令吏民: ‘ 敢有不攻者与同罪。 ’ 孙氏惧,乃出贼。由是豪强慑服。举孝廉,修让邴原,融不听。时天下乱,遂不行。顷之,郡中有反者。修闻融有难,夜往奔融。贼初发,融谓左右曰: ‘ 能冒难来,唯王修耳! ’ 官终而修至。复署功曹。时胶东多贼寇,复令修守胶东令。胶东人 公沙卢 宗强,自为营堑,不肯应发调。修独将数骑径入其门,斩卢兄弟, 公沙氏 惊愕莫敢动。修抚慰其余,由是寇少止。融每有难,修虽休归在家,无不至。融常赖修以免。 ”

由此可见,公沙氏确为当时胶东大宗。

《全晋文》卷一百二十八载有公沙歆《宜招魂葬论》

公沙歆 , 歆,北海人。

《宜招魂葬论》: “ 神灵止则依形,出则依主,墓中之座,庙中之主,皆所缀意仿佛耳。若俱归形于地,归神于天,则上古之法是而招魂之事非也。若吉凶皆质,宫不重仞,墓不封树,则中古之制得而招魂之事失也。若五服有章,龙重旒,事存送终,班秩百品,即生以推亡,依情以处礼,则近代之数密,招魂之理通矣。招魂者何必葬乎?盖孝子竭心尽哀耳。 ” (《通典》一百三)

沙广 :晋代河南参政,沙世坚之先(根据崇明沙氏谱),我氏之先祖也。 (根据沙际隆江阴沙氏谱序晋沙广为公沙孚之九世孙) ( 《 风俗通义校注 》 , 也录其名:   沙氏,晋有沙广。(姓纂五、姓解一))

唐宋名人

沙直  唐 高宗朝,司文郎中。

《新唐书》志第四十八 艺文二:

公沙仲穆 《大和野史》十卷起大和,尽龙纪。右杂史类八十八家,一百七部, 一千八百二十八卷。失姓名八家,元行冲以下不著录六十八家,八百六十一卷。

《唐会要》卷第六十三: “ 又龙纪中,有处士 沙仲穆 ,纂野史十卷,起自太和,终於龙纪,目曰太和野史。 ”

大和:为唐文宗李昂的年号(827-835年)即太和。

龙纪:为唐昭宗李晔的年号(889年正月至十二月)。

由此,我们可以看出,两本书记载的是同一个人同一本书,虽然,我不把他作为如皋沙氏之先,但是,这对于我们理解 “ 沙 ” 即 “ 公沙 ” 提供了佐证,也说明一直到晚唐时期,沙和公沙是混着用的,如果分场合的话,我想公沙是较正式的庄重的,是敬语。

沙守荣  《旧五代史》(后唐)闵帝,应顺元年,三月二十九日夜,帝至卫州东七八里,遇骑从自东来不避,左右叱之,乃曰: “ 镇州节度使石敬瑭也。 ” 帝喜,敬瑭拜舞于路,帝下马恸哭,谕以 “ 潞王危社稷,康义诚以下叛我,无以自庇,长公主见教,逆尔于路,谋社稷大计。 ” 敬瑭曰: “ 卫州王宏贽宿旧谙事,且就宏贽图之。 ” 敬瑭即驰骑而前,见宏贽曰: “ 主上播迁,至此危迫,吾戚属也,何以图全? ” 宏贽曰: “ 天子避狄,古亦有之,然于奔迫之中,亦有将相、国宝、法物,所以军长瞻奉,不觉其亡也。今宰职近臣从乎?宝玉、法物从乎? ” 询之无有。宏贽曰: “ 大树将颠,非一绳所维。今以五十骑奔窜,无将相一人拥从,安能兴复大计!所谓蛟龙失云雨者也。今六军将士总在潞邸矣,公纵以戚籓念旧,无奈之何! ” 遂与宏贽同谒于驿亭,宣坐谋之。敬瑭以宏贽所陈以闻,弓箭库使沙守荣、奔洪进前谓敬瑭曰: “ 主上即明宗爱子,公即明宗爱婿,富贵既同受,休戚合共之。今谋于戚籓,欲期安复,翻索从臣、国宝,欲以此为辞,为贼算天子耶! ” 乃抽佩刀刺敬瑭,敬瑭亲将陈晖捍之,守荣与晖单战而死,洪进亦自刎。是日,敬瑭尽诛帝之从骑五十余辈,独留帝于驿,乃驰骑趋洛。

注:后唐闵帝李从厚 “ 应顺元年 ” ,公元934年,甲午;是年,也为后唐末帝李从珂 “ 清泰元年 ” 。

可见,沙守荣乃忠勇义士也。

沙延祚   头胜都头 太原人。

云州节度,独著战功---- 沙彦珣

《旧五代史.末帝纪中》清泰二年(935)六月丙戌,以前许州节度使李从昶为右龙武统军,以前彰国军节度使沙彦珣为右神武统军。秋七月甲辰,以右神武统军沙彦珣权知云州。八月辛巳,以权知云州、右神武统军沙彦珣为云州节度使。清泰三年(936),秋七月丁酉,云州节度使沙彦珣奏,此月二日夜,步军指挥使桑迁作乱,以兵围子城,彦珣突围出城,就西山据雷公口。三日,招集兵士入城诛乱军,军城如故。八月己巳,云州沙彦珣奏,供奉官李让勋送夏衣到州,纵酒凌轹军都行,劫杀兵马都监张思殷、都指挥使党行进,其李让勋已处斩讫。

另外,《旧唐书.吴峦传》吴峦,字宝川,汶阳卢县人也。少好学,以经业从乡试下第。唐长兴初(后唐庄宗),为沙彦珣从事,累迁大同(云州)军节度判官。(清泰三年936年)高祖建号,契丹之援太原也(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起兵太原,召契丹为援,夺取了后唐帝位,建立后晋,)彦珣据云中,二三顾望,及契丹还塞,彦珣出城迎谒,寻为所掳。时峦在城中,谓其众曰: “ 岂有礼义之人而臣于异姓乎! ” 即与云州将吏阖门拒守。契丹大怒,攻之,半岁不能下。高祖致书于契丹,乃解围而去。召峦归阙,授徐州节度使,再迁右谏议大夫,为复州防御使,数年罢归。初,国家以甘陵水陆要冲之地,虑契丹南侵,乃飞輓刍粟,以实其郡,为大军累年之备。王令温之为帅也,有军校邵珂者,性凶率悖慢,令温因事使人代之,不复齿用,闲居城中。其子杀人,以重赂偿之,其事方解,寻为州吏所恐,又悉财以弥其口。自是尤蓄怨恨,因使无赖者亡入契丹,言: “ 州有积粟,内无劲兵,围而攻之,克之必矣。 ” 及令温入朝,执政者以峦云中之难,有善守之功,遂令乘轺而往,权知贝州军州事。既至,会大寒,军士无衣者悉衣之,平生廉俭,囊无资用,以至坏帐幕以赒之,其推心抚士如此。邵珂一见,因求自效,即听而任之。峦素为书生,旁无爪牙,珂慷慨自陈,愿效死左右,峦遣督义兵,守城之南门。天福九年正月,契丹大至。其一日大噪环其城,明日陈攻具于四墉,三日契丹主躬率步奚及渤海夷等四面进攻。峦众投薪于夹城中,继以炬火,敌之梯冲,焚爇殆尽。是日,敌复合围,郡中丁壮皆登城守陴。俄而珂自南门引敌骑同入,峦守东门,未知其事,左右告曰: “ 邵珂背矣! ” 峦顾城中已乱,即驰马还公馆,投井而死,契丹遂屠其城。朝野士庶,闻者咸叹惜之。

可见, “ 二三顾望 ” 的沙彦珣战功有余、气节不高。

另有说沙彦珣曾为辽丞相,此说不见于正史,沙彦珣墓在山阴县沙家寺村,今仍存。

我之江南始祖---宜邑使君,素称骁勇---沙世坚

沙世坚 :我江浙沙氏始迁祖。南宋勇将,生卒不详。

《宋史》对其的记载有四次:

1、宋绍兴三十一年(公元1161年)11月,乙未,金人陷泰州。是日,金人弑其主亮于扬州龟山寺。十二月,癸卯,右路统领沙世坚入泰州。

2、宋淳熙十一年(公元1184年),十一年春正月,辛丑,安化蛮蒙光渐等犯宜州思立砦,广西兵马钤辖沙世坚讨之,获光渐。

3、宋绍熙三年三月(公元1192年),庚寅,宜州蛮寇边,改知郁林州沙世坚知宜州讨之。

4、淳熙十年冬,安化蛮突入内地,焚砦栅,杀居民为乱。宜州驻扎将官田昭明与蛮力战败,死之。十一年,广西路钤辖沙世坚言: “ 官军与瑶人兵器利钝不同,宜敕沿边军州多置强弩毒矢,以惧瑶人。 ” 从之。是年,安化蛮蒙光渐率众抄掠,世坚讨平之。初,知宜州马宁祖不支思立砦盐钱,执议以为前守所积逋,止给钱一月,不能遍及蛮部,而权思立砦准备将领杨良臣复镇抚乖方,遂致激变光渐等。诏罢良臣,贬宁祖秩,敕帅、漕以时给溪峒盐钱。

十二年正月,广西漕臣胡庭直上言: “ 邕州之左江、永年、太平等砦,在祖宗时,以其与交阯邻壤,实南边藩篱重地,故置州县,籍其丁壮,以备一旦之用,规模宏远矣。比年边民率通交阯,以其地所产盐杂官盐货之,及减易马盐以易银,忽而不防,恐生边衅,所宜禁戢。 ” 既而诸司上言: “ 经略司初准朝旨,置马盐仓,贮盐以易马,岁给江上诸军及御前投进,用银盐锦,悉与蛮互市。其永平砦所易交 钱 盐,货居民食,皆旧制也。况边民素与蛮夷私相贸易,官不能制。今一切禁绝,非惟左江居民乏盐,而蛮情亦叵测,恐致乖异也。 ” 乃牒邕州,禁民毋私贩交盐,以妨钞法。是年,诏以杨世俊袭父进通职,补承信郎。

绍熙初,广西帅以本路副总管沙世坚素有韬略,累立边功,为群蛮所畏服,尝破蒙光渐,示以威信,光渐不敢寇边者累年。乞以世坚兼知宜州,实能制伏蛮夷,为久远之利。帝从之。(此绍熙三年三月事也)

另外,《续资治通鉴》对绍兴三十一年十一月沙世坚参加的 “ 泰州之战 ” 有如下记述:甲午,金人分兵侵泰州,乙未,金人破泰州。先是泰州守臣请祠去,通判王涛权州事。九月,涛以移治为名而去,留州印付兵马都监赵福。金人侵淮甸,水寨都统领胡深与其副臧珪弃水寨,率乡兵二千入泰州,以兵势凌福。福具申于叶义问,以深权知州,深以珪权通判,福权本路军马都监。淮南转运副使、提领诸路忠义军马杨抗,又以其右军统领、成节郎沙世坚权海陵县丞兼知县。深闻金人欲攻泰州,与世坚率其众弃城先遁。珪掘断姜堰,尽泄运河水。至是金细军至城下,遂径登其城,纵火卤掠,福死于乱兵。城中子女强壮,尽被金兵驱而去。

《续资治通鉴》在此的主要撰写依据是李心传的《建炎以来要录》,《要录》原文今摘如下:

金人陷泰州,赵甡之遗史载此事在乙未,熊克小历在丙申。

按:二省激赏库有沙世坚申状,称十一月二十七日,金人攻破泰州。乙未,二十七日也。

先是,泰州守臣请祠去,通判王涛权州事,九月,涛以移治为名而去,留州印付兵马都监赵福。金人侵淮甸,水寨都统领胡深与其副臧圭弃水寨,率乡兵二千入泰州,以兵势凌福,福具申于叶义问。义问以深权知州,深以圭权通判,福权本路兵马都监。淮南转运副使提领诸路忠义军马杨抗,又以其右军统领成忠郎沙世坚权海陵县丞兼知县。深闻金人欲犯泰州,与世坚率其众弃城先遁,圭堀断姜堰,尽泄运河水。至是,敌细军至城下,遂径登其城,纵火卤掠,福死于乱兵,城中子女强壮尽被敌驱而去。

沙世坚申(曰):“十一月二十五日,敌兵再到城下,当夜捉到奸细王乞僧,称泰州赵都监、戴县尉,巳有文字与敌交割泰州。至当夜三更以来,胡权州同世坚等前来巡城,见戴县尉将本部五千余人用箭射忠义军,胡权州与世坚等恐内外相应,遂将兵出城。至二十六日午时,大兵果到城下,为孤军势力不如,遂迤逦前去如皋县驻 扎 。”

此恐其饰说,今从赵甡之遗史:“时,杨存中命殿前司右军统制王刚以所部权知泰州,而城已陷矣。”熊克小历:“丙申,亮细军破泰州,统制官王刚弃城走江阴。”

按:激赏库有刚申状,称:“十一月二十七日,准御营宿卫使司并枢密院 扎 子 : 奉圣旨 , 王刚权知泰州,已于十二月初六日入城。”则泰州破之日,刚始被命,而未权州也。又,江阴军十二月初五日申:“今月二日,准御营使司牒将应干官,私海船济渡王刚军马。本军即时拘收押,发到对岸泰兴县界石庄。载渡王刚所部军马,前来本军驻泊未绝。”据此,则泰州既破,八日之后,王刚军马犹在江北,克称刚弃城走江阴,恐亦差误,今不取。

是日,天重阴,有枢密行府使臣胡斌者,能为天文,谓枢密院检详诸房文字洪迈曰:昨夕四鼓,浓云塞空欲雪,而东北忽穿漏一大星坠,盖金主死祥也。未几,虢州签军雷政,渡江报,亮巳被杀。金亮之死,晁公 忞 败盟记,在二十七日乙未,赵甡之遗史在二十八日丙申。

按:苗耀神麓记云,耶律阿里等谋以二十六日夜分弑亮,盖二十七日未明时也。杨万里撰虞允文神道碑称乙未夜弑亮实差一日。 

癸卯,成忠郎提领诸路忠义军马所右军统领沙世坚,自如皋县,以忠义军百余人,入泰州 。

甲辰,殿前司右军统制权知泰州王刚,以所部至本州。王刚申:十二月六日,将带一行官兵,收复泰州,入城了。当此妄也。初三日,金人已去,初五日,沙世坚先入城矣。

今查阅岳飞孙子岳珂(居住在镇江 丹阳紫阳渡(今丹阳全州培棠村)) 所著《桯史》,其事迹和《宋史》可以互为印证,但也有《宋史》所未提及的内容,其生平大概如下:

沙世坚出生在北方,最迟于1161年前归正南朝,参加了泰州之战。乾道间(1165-1171)坐赃发配广西静江府,范成大任广西安抚史时(1172-1175),未见叙用。又有研究郑丙(字少融)的人指出, 乾道六年(1170)五月,丙任礼部员外郎。不久,复提点广东刑狱,移广西路,谕用归正官沙世坚立功赎过,平定李接、蒙光渐之乱,公认郑丙知人善任。丙后徙福建路转运副使,淳熙五年(1178),擢秘书少监。和 《桯史》所说,非常合贴。另外, 淳熙二年(1175), 广西经略静江知府张栻在条呈中,提到过提刑司主官郑丙,而此时的提刑司职司之一就是捕盗, 由此,我们可以断定,沙世坚被重新起用,是在 范成大离任广西安抚史之后, 即在1175年-1178年 郑少融为政广西期间,因捕盗有功,稍复其官。所谓 “ 稍复其官 ” ,应是在 “ 淳熙七年 (1179年) 春正月, 乙丑,广西经略刘焞以平李接功,擢集英殿修撰,将佐、幕属吏士进官、减磨勘年有差。 ” ,任 广西兵马钤辖,兼知郁林州 。 淳熙十年(1183),以 “ 广西兵马钤辖 ” 的身份,平息宜州蒙光渐叛乱。升本路副总管兼知郁林州。绍熙三年(1192年)由郁林州改知宜州平乱,招抚蛮民首领莫文察。 庆元中(1195-1200)中,沙世坚改守湖北德安府,卒于任所。 世坚公在宜州任上,曾撰有《思恩府蛮人请留盐钱论碑》 , 今广西河池南山有 “ 沙世坚招抚茆难莫文察碑 ” 一尊,即其所勒。 “ 沙世坚招抚茆难莫文察碑 ” 世称 “ 白土平蛮碑 ” 。

从归正二字,我们可以准确判断,世坚公非是扈从高宗南渡也。再结合《要录》中申状文词,文辞老道,明于世事,其年当在三十右,故余估推其生不会早于1130年多少,卒不晚于1200年也。

《桯史》原文 :沙世坚

乾道间,有归正官曰沙世坚,素武勇,坐赃配隶静江府。郑少融为广西宪,命之捕盗,有功,稍复其官。庆元中,为德安守,粗暴自如,酷不喜文吏。余乡有晁仲式百辟者,世名家,为安陆宰,实为其僚。晁好饮而敢为,初亦相得,久益厌,乃枘凿不谋。世坚捕邑胥,罗致其罪,欲劾奏之,先对易外邑一尉,章垂上而病,稍自悔,尼不发檄。晁归府,见之卧内,命妾以杯酒酌之,颇道初意之谬,谓人实浸润,非我也。晁唯唯谢,因历历嘱后事,且诿其与它僚同任责,既而曰: “ 沙世坚,武人,性直,没许多事,一句是一句,知县不相怨否? ” 晁素滑稽,忽抑首微对,曰: “ 百辟岂敢怨太尉?但心里有些忡忡地。 ” 沙大怒,亟叱使去,力疾发邮筒,又旬而死。晁竟坐是不得调者十年,遂终于家。一言轻发,横挑黥夫之辱,晁固不无罪也。

世坚公之后世名人

沙承霸:世坚公之三世孙,兵部尚书右仆射,字仲昌。

沙全:世坚公之三世孙。

沙懿 :世坚之四世孙,沙全之子,曾任江西行省左丞。

沙原德 :江阴沙氏世迁祖,沙世坚之七世孙,原籍扬州江都,明初随江阴侯吴良、靖海侯吴祯兄弟克江阴,因功被授世袭百户,被封为武略将军,守卫江阴,于江阴定居,遂改籍。其后,子孙繁衍,支系纷繁,布于长江南北。江阴沙氏后世名人有清代文学家沙张白。

沙鼎 :清学者。字梅佐,一字盱江,江苏如皋人。康熙间贡生,历官江西建昌州判。大吏赏其能,尝以十五万饷滇军,先期而至。虽劳苦中不废吟咏。卒于官。为人美丰姿,性情敦厚。家故丰,有城西别业,饶树石园亭之胜,来游者必与为平原十日之饮。工诗,宗法少陵,尝刻《杜陵七律真传》行世,太仓王掞、长洲韩菼、宣城梅庚极称重之。著有《沙盱江遗稿》四卷、《黔滇解饷纪略》一卷。

沙张白 : 讳 一卿(1626-1691年), 字介臣,号定峰,周庄东街人。明天启六年(1626年)出生,孩童时代就聪颖过人,10岁能写文章,16岁入府学,为廪膳生。沙张白爱好读书,对天文、地理、玄黄、壬遁之学很感兴趣,潜心钻研。清顺治二年(1645年),沙张白20岁,清军南下,江阴民兵进行了艰苦壮烈的81天抗清守城战斗,城池终于被攻陷。在这场战火中,沙张白的父亲沙士升、母亲钱氏,伯父沙士奇和三弟沙九卿相继丧身。此后,江阴抗清志士黄毓祺被杀,沙张白与毓祺子黄晞有诗唱和。

顺治十三年(1656年),沙张白的才学为当时担任江南学政的张能麟所赏识,张能麟出论题《资父事君命》,沙张白文思敏捷,不一会就写了一篇2000字的文章,张能麟读了拍案叫好。随后,张能麟把沙张白请到学塾,让他为生童们授学讲课。此后,著名学者太仓陆世仪来江阴讲学,沙张白拜读过陆的《思辨录》,对他仰慕已久,便虚心地拜陆世仪为师。陆沙两人促膝交谈,十分投机,相见恨晚,陆世仪赋《紫玉骢》诗中有“产自渥洼间,不与凡马同”之句。

顺治十五年(1658年)夏,沙张白与友人周翼微等访问同乡好友曹禾于城中漫园,联手作《漫园联句》等诗。这一时期,沙张白写了不少诗文,他在《自题三十小像》中表达自己的志向,“吾将奋翼手,寥廓之宇;翱翔乎,淡漠之区。穷八方,历九州,薄四海,骋千秋”。

沙张白35岁那年,跟从张能麟来到金陵上元县三铭楼,攻读经史理学,前后达8年之久。其间,跟从张能麟游览四川、湖北、河北、河南等地。为江阴“万骨茔”撰碑文,写《泽枯庵记》。

康熙六年(1667年),沙张白告别三铭楼,随张能麟来到京师,进国子监继续深造。沙张白曾经三次写信给当时的大学士魏裔介,同他探讨“格物致知”等程朱之学,魏裔介三次回信,两个成为莫逆之交。沙张白曾作《答魏相国论知书》,并为魏裔介的《圣学知统翼录》作《后序》。沙张白在京城颇有名声,他在当时名公巨卿座上,常“高谈雄辨,论列古今,闻者皆敛手推服”。“一时大僚”,“暨一时闻人”,“莫不拥帚折节,得其片辞,重若拱璧”。  

沙张白为人隽爽豪迈,与人相处倾吐胸臆,绝不隐瞒自己的观点。他性格倔强不随俗,耻为名利而奔走。沙张白在科举路上并不顺利,曾经7次参加乡试都落第,始终只是个秀才身份。康熙十二年(1673年),48岁的沙张白决定不再应试,返回江阴周庄家乡,潜心于研读经史,著书立说。  

颇有文名的沙张白结交了不少耆宿名流,如常熟的钱谦益、太仓的吴伟业、黄冈杜浚、长洲汪琬、如皋冒襄、合肥龚鼎孳、宜兴的陈维崧、江阴李寄(徐霞客之子)等同沙张白来往颇为密切,并留下了许多酬唱诗文。回乡后,沙张白应邀参与编修《常州府志》,主持修订《暨阳沙氏宗谱》,创作了大量诗文。康熙三十一年(1691年)九月,沙张白去世,葬于周东坛墓塔汪家潭。  

沙张白最重要的文学成就是诗歌创作,他重视诗歌的“奖正刺邪、讽语谏规箴”社会作用,认为诗歌应成为“匹夫匹妇之心声”。现在能够读到的《定峰乐府》10卷,多以百姓生活为题材。如《蚕妇叹》、《二月丝》、《元麦行》、《续缭绫行》等篇描写了官税之苛酷,而且不管百姓死活。沙张白笔下的百姓有几分反抗精神,他们敢于指斥:“锦衣玉食冠虎肥,累累沟壑良善尸,不知长官知不知?”(《二月丝》)其他如《大田叹》、《巢林燕》、《采桑女》、《牧羊儿》、《拆屋》、《铸钱引》等,或写天灾人祸给人们带来的苦难,或写战难弊政使社会千疮百孔,都很生动。  

沙氏乐府比较全面地反映了清初社会安定以后百姓生活的真实面貌。他诗学唐代张籍、王建乐府,短小精悍,语言通俗,结尾多用冷隽之笔,力透纸背而又深长有味。如《方塘》一诗写天旱,只方塘有水,而此塘饲养官鱼,禁止百姓取水。诗最后两句为“禾枯稻死不敌怼,杀鱼重等杀人罪”。《续春陵行》写农民替官军饲马,为此把家什变卖一空,最末三句为“大男死征戍,媳妇喜新寡,卖媳卖粟饲官马”,这些地方深具史笔。  

沙张白精通史学,集中咏史之作颇多,许多读史诗据史书以敷衍成篇,如《咏史》12首等。《定峰乐府》初刻于康熙年间,集前所附《诸公论乐府诗》收有曹禾、钱陆灿、杜浚、王崇简、朱嵋、魏裔介、施端教、汪琬、龚鼎孳、高珩、吴山涛、詹蘷锡、洪升、陈玉璂、曹延懿等16家有关乐府诗的论述,并有曹禾的批语,多中肯之语。   沙张白所著《定峰文集》、《定峰古文》、《唐律晚细》、《迂叟丛谈》等书稿,大多散佚。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江阴王家枚多方辑录,刊印《定峰文选》2卷(重思斋刻本),包括《市声说》、《泽枯庵记》、《石屋丈人传》、《重修二侯祠记》、《答曹峨嵋书》、《上柏乡魏相国书》等。后人评价沙氏文章:“雄放似昌黎(韩愈),逸宕似欧阳(欧阳修),整炼似南丰(曾巩),遒洁似半山(王安石),皆深入古人堂奥,而非呫哔小儒所克跂及。”

沙馥: 江苏长洲(今苏州)人,清代画家。师从马仙根,画人物花鸟有名于时,其仕女时称“沙相”。

沙维杓: 字斗初 ,江苏长洲人,清中诗人、学者。以经商为生,与张昆南同居下津桥,自号两布衣。时作悲歌,如酒豪剑客。有《耕道堂集》。事多见袁枚《随园诗话》。

沙神芝: 浙江嘉兴人,清代书画家。嗜金石,工篆隶,狂草尤笔力雄健,亦善画梅。

沙书玉 : 清朝医学家,江苏丹徒(今镇江)人。他精通内、外、喉科,声振大江南北,著有《医原纪略》和《疡科补直》等医学著作。

沙孟海 : 现代大书法家,西泠印社社长,其兄弟五人,号称“沙氏五杰”,具是现当代闻人。

返回首页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条: 始祖世坚公之后世名人
下一条: 没有了
 

交流QQ群:、沙氏家族 超级群1(57972370)、超级群2(28964433 )、

高级群(57481579)、(17306727 ) 
管理员邮箱:shst0539@163.com     asha01769@sina.com.cn
电   话:13874819871沙松涛 13942710878沙春建  
管理员:沙松涛

 Copyright © 2008 ssjzw.com.cn  All Rights Reserved  湘ICP备08031569号

power by www.webhn.com.cn